芬達的塑料工廠

连着上十三天班紧接着休息了四天,明天就要上班了,然而到现在还没睡觉。
刚刚在网上搜山下达郎的专辑根本搜不到,焦虑地翻起了自己的微博。发现有好多已经忘了的有趣的东西。所以随手记东西的习惯应该捡回来。
这几天的见闻有:
公交站换了个很清(傻)新(逼)的广告牌
地铁里一直听到wham的歌原来是屏幕放的h&m广告。
九龙山麦当劳不行了,开始单曲循环芭乐了。

店里的胖姐姐和可可分别为我的ADD症状配了一个疗程37天的花精和一瓶营养胶囊。目前还没有显著疗效。

前天和可可跑了四家店看蓝牙音响,最后买了最便宜第三喜欢的小音响。不过因为一九大,快递安检,过几天才能收到。
补龙珠改,休息四天从拉地兹到地球看到人造人17被吃掉。
最近半个月没有练习视唱学乐理,好在还放在心上。目前增减和弦已经可以辨认了,看了微博上的截图,一年半前只能认对百分之四十,可以说是很大的进步了。很大的,缓慢的,进步。

记完感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不过还算平稳。处于一种不适合赚钱,不适合工作,不擅长蓬勃向上地发展,但同时可以赚很少的钱,做不擅长的事,懒散的匍匐着的余裕中。
所以希望自己和可可还有家人不要生病,我不用扔不需要的东西以及世界和平。

五百块可以买什么

   25根大香肠

  一夫堂四碗叉烧拉面2份柠檬炸鸡2份生牛肉薄荷沙拉

  1块250g固态硬盘

  gtx750显卡

  cherry g80机械键盘

  akg 240s监听耳机

  2天上海爵士音乐节套票

  10套达达里奥的弦

  13个月20m的有线通宽带

  4天汉庭大床房


      啊,从我七月第一次去叶家宅路不过一个月,距离上星期发现事久市场搬迁,我新发现的这片小天地消失一个星期。当时看到事久市场门口的封条是非常苦闷的,而且这苦闷持续至现在。
        网上搜了关于上海淘碟的帖子,发帖都是10年以前的。沪西工人文化宫,银宫商厦,大自鸣钟的字样高频出现。据说叶家宅路就是那片的市场在08年拆了后统统转移过去的。大正太说他初中时经常结伴去西宫淘碟。楼里聚集了许多许多店铺。我算了下,08年就是我高二的时候,也是疯狂喜欢听歌的时间。不过我那是应该也是没钱买的吧!微博上搜说叶家宅是上海最后一块打口碟市场,上海实体打口碟市场消亡。
        把微博收藏清理了一下,发现屯了好多,最早收藏的歌是今年两月的。这么说我已经半年没怎么听歌,都是零零碎碎的听。听了小缘的几首新投稿发现好难听,投稿质量下降了好多。不过小缘录音一向差酱油很多。又听了aris今年的歌,非常厉害,能激发那种“如果我能这么唱多好啊”的期待。
        新发现的小天地,信息闭塞只有音乐可以解乏的无聊日子,可能成为平庸音乐人的自己,突然,觉得失去了好多东西。但是推敲的想一下,买碟网上也可以。听歌虽然没那么多那么认真了,但是还是偶尔可以享受的。虽然没能拥有出色的吉他编曲演唱技能,但是想要哼两段也是可以的。
        这么安慰自己,还是很苦闷。这张蜂蜜与四叶草的ost真的很好听。

珠海行 Ⅴ:一切结束的一切开始的地方

第十二章 一个人的海边


“我到旅店躺平啦你到家了没。”


“我也到家啦,他们走错路了。”


“是他们走错路还是你指错路呀。”


“当然是他们走错路了,也是醉了。”


“虽然只喝了一点酒,但是开车不安全啊。”


“他们就那样啦,对了,你送给我的礼物我拆开看了。是个384和猫对吧。你刻了很久了吧。”


“没有很久。你仔细看能看到表面的坑坑洼洼。”


“我很喜欢呀,这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虽然我的生日还没到。”


“你喜欢就好呀。”


“你明天怎么安排?”


“随便逛逛吧,晚上九点的飞机。”


“要办登机牌什么的手续,你早点到。”...

下午和小三视频听她吐槽贴吧认识的同学。一个同院同级的,傻傻的和社会青年结婚生子的同学。小三非常害怕自己以后的生活和这个同学一样,交不起暖气费,为省打车钱跑去上班,赚到五毛钱欣喜若狂,丈夫对自己不管不顾。“这样的生活就很丧啊”用她的原话说。
然后小三问我不知道现在的工作能做到什么程度,要不要学些什么考个证。我就说你嫌现在工资不够吗。小三说是啊,现在工资怎么够包养我。我说天哪,你真的准备包养我吗。然后小三想了下,表示了肯定。
咬着嘴唇用力点头的少女真是可爱啊。

啊 一星期失恋两次的人

  今天出门和韩先吃披萨。披萨店那里原来是全家便利店,但是全家倒头了。新开的店说来尝尝鲜。店里都是人排着点单,服务也不怎么赶得上。我们的饮料上桌的时候服务员小哥是近乎于扔一样甩到我们桌上。披萨的味道据韩先说太淡了,我觉得还蛮好吃的。黑胡椒意大利面很鲜,应该说是黑胡椒的功劳,菜园小饼我最喜欢的也是黑胡椒味。乐事什么时候出黑胡椒薯片恐怕会与意大利红烩味一同并列我最喜欢的薯片口味。吃完分道扬镳,我走一条小路回家。迷蒙小雨打在脸上,心头苦涩。独自一人回家。多么熟悉的场景啊。

  记得高复有一天,可怕,应该是九月二十二号,我记忆真好。恰逢中秋。收到好久没联系我的...

今天下雨了

  下雨了,好像是晚上才开始下的,呆在家一天也没注意白天是什么样的。昨天成功的炉石打到了五级,发现已经作为一个非人民币玩家将炉石玩到了觉得“还真好玩诶”的程度,也是蛮厉害的。今天到下午小三也没来找我聊天,感觉有些异常。就撸啊撸消遣,但是发现没什么游戏乐趣。应该是有心事或者其他什么的导致分心,到了晚上终于知道是为什么。

  晚上我主动找小三聊天,得知她刚刚从廊坊见完小哥回来。一下豁然开朗,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我的直觉果然厉害。心跳很快感觉有些怪怪的。是不开心她约炮不告诉我呢,还是她去约炮这件事本身呢。都有点吧。这时正好我爸有喝完酒开始bb,我就站去阳台上吹...

梦两则

以上

S5 卡牌大师傅

素材打于去年10月26号凌晨,应该是挺兴奋的,短短一分钟就天翻地覆。

而且没想到tgp把这场撸了下来,简直奇妙。当时就萌生了要做视频的想法。然后到处找素材选bgm写脚本。事与愿违,先是十一月电脑坏了半个月,半个月后开机箱把cpu装紧电脑又好了。接着装win10,系统自动升级,我以为备份了但事实是没备份脚本,写了三分之二的脚本就没了。然后还没学ae啊premiere的操作,一直就拖着,拖过了s5赛季。到了两月份犹豫了很久后放弃了“要不要放弃做视频直接传上来"的想法,重新写脚本写到一半,新系统读不出麦,就又搁置下来。直到前几天帮我姐剪...

前天做了一个梦

  前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出现在大奶朋友的服装发布走秀台下坐着,灯光昏暗,t台上觥筹交错相谈甚欢,我在底下看着,看着往来的人们都将注意力投在大奶身上。等大奶注意到我的时候我就东张西望假装没在看她。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到最后她都没有看到我。

  刚刚听到大奶和土豪进了一个有密码的频道开黑。我重温了一下梦境,梦醒后就忘了但是立马又找回来的那种心痛的感觉非常真实。

  慢慢的会听不到大奶用我的口癖说话,或者已经不用了。细算算,已经有半年没有好好交谈过,我的这种执着可能是“喜欢”这类情感以外的东西。啊,不过转念想,从我11年认识大奶起,虽...

轶事

  前天去了干妈家里玩。席间请了姐姐在肯德基的同事。饭前打了好几个同事电话又等了好久同事才来。说是困的很,电话里说着说着就睡着了。从交谈中得知她和丈夫都在上海打工,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每天早上四点要去医院配餐,晚上去肯德基值班到十二点,终年无休,过年也没有回老家,那天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侥幸睡饱的日子。

  饭桌上讲起我的小时候体质羸弱带我去已经搬迁了的纺二医院看病,带着我爸的医保卡还惴惴不安生怕被医院发现,结果我说“覅紧的大妈妈,医院的人都认识我的。”

  小侄子七岁,因为在虹口读书,姐姐每天二十一公里来回学校和公司接送风雨无阻。每...

  悲剧的诞生还有八分之七没看完,佛学入门、国史十六讲、西方哲学史丝毫没动。小王子还有三分之一没看完。amy的纪录片拖了三天在今天强行在昨天晚上看完了,期间也经历了吃饭看直播等等。好久没听歌,马了四张专辑在晚上听,于是到这个点还有两张没听完,因为我去拿首胜了。预备着放到明天听,不过明天还会有明天的事情要拖延。感觉自己不可能听完了。

   放到这首,突然觉得好熟悉。立马寻着记忆线索找到了是在哪听过的,里面有两句旋律采样自lullaby of birdland。想起去年为了在火车上解乏,在手机里载了back to black 和frank两张专。可是带上耳机没听几分钟就觉得厌倦,吵闹,烦躁。怒切歌到勃兰登堡协奏曲,情绪立马舒缓了许多。巴赫真是神奇啊。至那后我就没再听过amy,回上海后不久就把两张都删了。今天想来那时我听的是back to black不是frank,frank中枪被删,真无辜。

  amy已经死了四年,她死的当天动车就在温州出事了,所以日子不会记错11年7月23日。吸毒酗酒滥交,这是个第一眼看就知道一定会早死的人,所以她的猝死我没多少惊讶。看了纪录片后对她的印象在放荡不羁外多了许多率直可爱,特别是在格莱美奖颁奖的时候看着台上自己的偶像发痴的眼神。公布得奖名单后背后众人都陷入了疯狂,她却站在原地呆了很久后才转身一蹦一跳地去拥抱自己的朋友们。

  这个才华横溢的歌姬已经死了四年了,死于敏感,逃避,放纵。不会再有amy唱的新歌了。

日常

  今天拖延了半小时,早晨的锻炼没做。上午也没在约好的时间内赶到联系人的公司,就拖到了下午,连锁反应蝴蝶效应等等等等导致下午的公司也很晚才到,回家后补晨练的计划没有完成。腿脚也有点酸痛,昨天一公里跑完不喘气但是脚踝膝盖反应还是挺大的,今晚的锻炼也取消。


  前几天快跑不动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是一首歌的歌词,"you better run better run outrun my gun,you better run better run faster than my bullet"歌词很贴切。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目标,但是我要不断跑,不...

赌~不~赌~

史莱姆之诗

  刚看《苏菲的世界》讲北欧神话里有一幕,雷神索尔的战锤在睡梦中被巨人偷走,巨人之王史莱姆交涉时说要拿丰饶女神芙蕾娅作压寨夫人为条件才肯归还战锤。芙蕾娅不愿委身听命,一个聪明的天神海姆达尔心生一技,让索尔和随从洛奇假扮新娘丫鬟侍机而动。索尔梳起长发,胸部塞石头,身着长裙,蒙上面纱去往约腾海。到达当天史莱姆王宴请两人,索尔一口气吃了一头牛八条鲑鱼三桶啤酒。此举吓了主人一跳,洛奇连忙解释,芙蕾娅因为太过期待日夜期盼,一个星期没吃饭。史莱姆王信。史莱姆王想要亲吻新娘却吃惊的看到一双红彤彤布满血丝的眼睛。洛奇又出面解围,说是因为新娘太过紧张,一个星期没有合眼。史莱姆王信。史莱姆王命...

一下子感动不出来,可是觉得应该马克一下。

尼采关于审美的四点描述
一 激发美好体验的联想 联想与激发联想的事物的本质无关
二 原始欲望和冲动的混合 性欲 占有欲食欲等的交织体
三 同感 移情到审美的对象上
四 美产生自距离感和空间感

半露香肩忙于准备食物的背影真是好美 令人迷恋。
两种急哭,见我失踪急哭是因为社会责任,而我去年在阳台得知自己被你抛弃急哭是因为个人情感。前者更理智更平衡更符合德性。后者更本真更强烈更符合审美。没有对特定对象(挚爱至亲挚友)才会产生的分离焦虑和爱在里面,哭泣的美感因为失踪的是我而暗淡了许多。如果换一个不是那么平平无奇的人,结果会是?……
啊白说“说是大老远你去见她,结果一直是她在满足你,你居然都没给她什么愉悦的经历。”相较美丽的你,我真是一个不仅平庸而且丑恶的人呐。

 下午收到大奶的微信说晚上看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就今晚出来。然而到现在还没联系我。应该又被遗忘了,日常老占没存在感的好处到这种时候就显得非常悲伤了。向擅长自我安慰的万老师学习,安慰自己饿着肚子到这个点对方还没联系,现在没必要继续空着肚子,少吃点东西垫垫胃口也好随机应变,不过就算这个点出去了也玩不了多久的。
 然后群里又有一个新的假说,下午微信我时不确定是否赴约,现在应该在约会,和约会对象谈笑风声。虽然我飞了一千多公里但那是弥补我身处遥远的劣势,与你是无关的,我和其他追求者都在同一起跑线上。
 两种假说都有可能,显然后者更具安慰性,被备比被遗忘好。而且不会伤及自尊,因为拥有超过能力的自尊是很可笑的,我一早就接受了自己不重要,自己的作用谁都可以取代这一现实。

  然后我重新听了一下微信“我看一下 今天 能不能 就是出来啊 有没有活动 如果没有的话就是今天下午就能出来 如果不行的话 就明天下午 但是你 你有什么安排吗” 人总喜欢把事物解释成自己愿意接受的样子,下午我觉得这是赴约的回复,晚上再看,这么多“如果”“但是” 根本没约好嘛。万老师看到了一定会肯定我在自我安慰学科方面的天赋。

一码归一码 想到首先要解决的是我积累了二十多年的家庭问题就像开学前夜赶暑假作业一样头疼 开学前夜的暑假作用一直没做完 更多的问题接踵而至 而我总是忽视 如果能一直飘在空中是另一种活法 我需要自己的人生哲学

现在是凌晨四点,刚刚醒过来。耳机里放的是don mclean的empty chair。习惯的翻看手机。想着大概这个点你会更博了。
“把自己变得更好的目的是 不希望自己爱的人因为另一个人比自己优秀而离开自己 无论样子或内在”
这番话要出自我口应该是一段拗口的独白,逻辑侧重于“爱人是否离开取决于我是否优秀,而爱人现在的背离是因为我的不够出色”充满了自恋。全文没有标点符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我的影响。
两点五十七分发布,时间比平时早一点。走了一下午一无所获身心疲惫,现在后续疲乏还在向腿部输送,眼睛在习惯黑暗后也不是很睁饿得开。下午在公园休息时看到一个贴讲,同龄的女孩总是比男孩成熟,女孩更早接受现实看清现状。能够换位思考,会一早将未来规划问题,经济问题,家庭婆媳问题,生育问题,彼此感情忠贞等一系列社会舆论给予女性压力较大的问题纳入思考。应该和男女性的性别差异有关,女性发育早男性发育晚。女性要为繁衍后代付出十个月的妊娠和极大的疼痛还伴有小产难产的危险,男性只用流出少量精液和汗水混合的体液。女性绝育早,男性的生育年龄长出几十年。

感觉真是成熟了许多,话语脱去稚气,比我刚认识你时,无论样子或内在。你的青春激情幼稚大多都磨光在了与她的相恋分离。我出现的时机正位于你俩的甜蜜交融痛苦分离的焦虑蜕变期,只提供一个前后时代更迭的见证人,标准的过客人设。也是够狡猾的,想交往现在的你却满脑子用四年前的准入标准。就将现在的我放到四年前怕也是相同的结局,我平凡无奇缺乏让姑娘一股脑陷入恋爱的气质。你那时虽天真但不傻,可是个精明而可靠的女孩呐!
想到你的好,甜甜的。原本梦醒绝望的冲劲也缓和了。
继续。
理性思辨真是会扼杀失去时痛苦的感性体验。我想到我如何废柴都不会暗哑你的色彩顿时开朗了一点。我之前总是放任的让感性肆意,甚至瘫软在地上疯到天上也不愿收敛。这种变化的倾向蛮好的,在我独处快厌烦自己之前给自己的一点惊喜。能认识你喜欢你已经比上三千年的人下三千年的人,同龄的擦肩而过的人加起来九成的人幸运了。我占据了一个绝近的位置来观察那么一个可爱的美人。我还想变的更幸运。
但是…说出那么任性自恋的独白并不代表我会信。经历的成败决定策略,你耀眼就会吸引许多磁场相近的人,而我则要走好远加上极大的运气才能逃脱禁锢。你说不愿意做成长的陪伴,但是能将我当作那么稍微特别的存在给我期待,给我一小份克服懒惰懦弱所需要的勇气。

  投身一份事业,执着他的乏味,忍耐花花绿绿的来自世界的诱惑。还是投身于诗意和审美。自由自在。

漫漫

  我不喜欢和人亲近是因为我总是被伤害,缺乏改变的能力就只能隐忍。每个人都离我几千公里外,孤独,安全。没人来救我,为什么没人来救我,我只能自己救自己。胭条巴死的时候已经自救了吧,我要什么时候才足够强大,什么时候才能拯救自己。

本帮菜不怎么好吃啊

  昨天见了下小暗和哭嘛还有小暗的粉丝团,他们一搭一唱好有意思,我脸笑的都酸了。没见过像小暗精力如此旺盛的人,在场的人能一个一个全部照顾到,反应和语速极快,可能另一个时间线的我可能也会这么厉害,真是羡慕如此外向的人啊。然而我的哭嘛是一类的。

  像亲妈粉对小暗如此倒贴双方如此亲密却不是恋爱关系。。。我只会对恋人这么好吧。精力财富富有人之间的友谊彼此交换的情感和礼物的数量级之大,真是羡慕啊。有什么奇怪的说不清的东西觉醒了。到家后非常疲惫,包含着对新鲜事物的本能排斥。或许我富有了也能像他们一样给人带来快乐。

  早上翘了班后有一股子莫...

boom

  昨天回家碰到楼下拉面店夫妻扯了十分钟,当年和我一起玩耍的小儿子小女儿竟然已经都是高中生了。我都大学毕业,想想也差不多这么大了。姐姐上理附中高三,弟弟控江高一。考的真好啊,而且两人出落大方,非常好看。临了夫妻送了我一碗老鸭粉丝汤。

  然后我就爆炸了,急性肠炎,早上五点,中午上班路上,下午回来路上,吃饭,boom到晚上,现在肚子还隐隐作痛,缺氧又脱水,体温高,想死。一火之下把头都剃了。剃头店阿姨反复向我确认后,长发瞬间boom。早就想剪了,但是大奶说对长发中分手指纤细骨节分明的人毫无抵抗,这么肉的手骨节分明是做不到了,头发我就一直留着想等到见你。然而...

送不了称送什么

  有一星期没撸,没刻意去想着撸也没刻意想着不撸,看扣老师直播也不会有上分的冲动,欲望就降下来维持在低水平也就习惯了。说一礼拜其实也没有一礼拜,今天晚上就破了。和一个在yy频道碰到的小男孩去电三开黑。小男孩连着两天来大奶的直播间,今天算是暴露了自己是主播的身份,连麦又是喊麦,又是唱歌小露了一手。逗的大奶咧着嘴一直笑好不开心。

  在这之前,大奶在一首alin的歌,唱着唱着哭了,本来老捂着鼻子我以为是鼻炎犯了。声音在哽咽和正常说话中维持住一个平衡。在公屏聊天的小男孩挺身而出提出自己来唱,要大奶休息会。小男孩代替手足无措的我拯救了少女。多么令人安慰又嫉妒的...

拿衣服

  是有半个月没长时间的聊天了,你生活的重心离我引力能作用到的又距离远了一点。大概是个椭圆形的彗星轨道,每过三十九年半我路过短轴能感受恒星的炙热。而其余的时间与我相伴的只有充满未知物质的宇宙角落所带来的真空。是那么的漫长,足够担心会不会就这么脱离引力往切线方向飞出去,和许多旧相识一样渐渐不再联系。我挑衅你,想等你反击,你生气来和我吵架,或者厌恶我。展现出比“无所谓”什么的更激烈的感情。今天以为快要成功把你惹生气了,这并不是我要的。我也不清楚我之所想所得。本能的被吸引,本能的吸引你的注意。跟随着本能的,非常幼稚的行为。你怎么会生气呢,自然是没有奏效。我想你的脾气也不会比我差到...

啊 听到唱歌好幸福啊

翻聊天记录发现有这段,记忆库都快删掉的东西也记起来一些零星。果然做记录是好事啊,虽然这些东西没什么价值,不过做个梦这么脱线真厉害。都发生在去年五月,我生理上最兴奋的那段时间,激素这种东西真是神奇。阿白说我好厉害,仅凭想像不付出努力就能获得幸福。是啊,狡猾的记忆回想起来十月前的苦涩失眠都隔了一层厚厚的帘布,面色潮红喜滋滋的坐在电脑前的样子就活生生的跃动在眼前。

我大概知道你喜欢才华横溢稳定充实有安全感一个执事那样的形象。自我满足就能让我幸福,可这样的人是除了自己带不来给你幸福的也带不开给任何人幸福的啊。借由你的恩泽播种在我心头上这颗不一定能结出硕甜果实的种子,我很是感激。太阳般温暖美好的人是一定会获得幸福的,你是一定会获得幸福的。虽然做不到给到你从你那得到的同样温暖。虽然这些都是推卸责任的说辞。

关于我

有那么一个瞬间 我所向披靡
© 芬達的塑料工廠 | Powered by LOFTER